淮海战役关键一场阻击战,司令员与政委意见分歧,动用最后决定权

淮海战役关键一场阻击战,司令员与政委意见分歧,动用最后决定权
1948年11月初,华东野战军把国民党黄百韬第7兵团围住在碾庄圩一带。为了救出黄百韬,蒋介石派黄维率第12兵团声援。淮海战役总前委决议华夏野战军一、二、三、四、六、九纵队南移蒙城、宿县间和固镇、宿县之间,阻敌北援。黄维兵团声称12万钢铁大军,要阻击它,并不简单。中野命令杨勇率一纵在两天内赶到蒙城、板桥、唐集区域,在正面阻击黄维兵团,以争夺三天时刻保护主力集结和打开。这是一纵前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运动防护作战。杨勇等人面临的是十倍于己的约12万之敌。敌黄维兵团共4个军,11个师,还外加一个快速纵队。其间敌第18军是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,悉数美式配备。而一纵刚消除敌181师,没来得及休整,且手中没有重武器,使命十分艰巨。这时一纵20旅正好在洪河、颍河一带,所以成为阻敌黄维兵团的第一道防地。20旅在颍河构筑好工事,预备阻击黄维。不料,奸刁的敌人却绕了曩昔。所以,阻击黄维的使命落到了担任下一道防地的戴润生2旅手上。战前,杨勇率全纵队师、团干部随先头部队先到蒙城一带勘测地势。淝河窄而浅,河上多石桥。涡河则宽窄和深浅纷歧,深处有两三米,浅处只要一米,容易就可以徒涉,地势又平整,不能成为天然的屏障。蒙城紧靠涡河南岸,南岸比北岸略高一点,杨勇所以决议主要在涡河组成防护系统,前面摆四个团,二线设在淝河,重点在板桥及其以东。可是,全纵队防护正面宽约15公里,太宽了,而2旅用于防护的军力缺乏1500人。敌人4个军,太强壮,一旦打破2旅的防地,后边部队就很难再堵住敌人,军力有限,杨勇以为把纵队主力悉数方在一线,不留预备力气。可是,关于这个布阵法,纵队政委却不赞同,说:“应该前边一个旅,后边一个旅,再留一半的机动军力,预备当令反击。”“依照惯例,应该这样。”杨勇说,“可是,这次敌人太强壮了,咱们不能让敌人打破!假如堵不住黄维兵团,就要影响整个战局。”可是,对方仍是坚持自己前后各一个旅的安置战法。杨勇说:“上级有规则,军事问题以军事指挥员决议为主,我有最终决议权。”所以,刚愎自用,命令一纵按自己的方法,将悉数军力摆放在一线。公然,战役打响后,敌黄维兵团的第18军向板桥集建议了强烈进犯,黄维动用飞机、坦克、大炮合作,18军一次次建议冲击,最终,他们无论是正面冲击仍是迂回侧击,都打破不了一纵的正面防地。由于杨勇把全纵的力气悉数放在一线,就宛如筑起了一道钢铁长城。敌人也疯了,眼看正面攻不动,就改为从一纵和二纵的结合部进行偷渡,成果偷渡了一个多团。2旅旅长戴润生拿出两个营反击,打了好几个小时,伤亡很大,总算又把敌人撵回了河滨。就这样,杨勇一纵像钉子相同死死地钉在黄维兵团的前面,为中野各个纵队的打开赢得了名贵的三天,然后将黄维兵团悉数围住。杨勇一纵堵住黄维12兵团,是淮海战役中保证全歼黄百韬的碾庄圩战役成功的要害,也成为全歼黄维兵团的开端。因而,一纵的阻击战成为整个淮海战役中最为要害的一战,具有承上启下的重大意义。可是,一纵在三天的战役中也付出了沉重的价值,2旅从阵地上撤下来时,一切的军力才编成了3个连。身经百战的戴润生眼睛通红通红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